首页     内容页   

古代测量与诗词
    2012-08-30

  我国历史上屡经土地测量、清理田赋,这在古代诗词中也多有反映。
  宋靖康元年(公元1126年),宋室南迁杭州,大批官吏富豪依仗权势巧取豪夺,占尽江离土地。自宋高宗建炎十三年(1143年)浙漕李椿年首倡上地经界(土地测量),以整理赋籍,到宋宁宗嘉定十年(1217年)魏豹文为婺州(今浙江金华市)守,进行土地经界、编造鱼鳞图册,先后进行过数次土地测量。当时有士人作诗曰:"三分天下二分亡,犹把山川寸寸量。纵使一丘添一亩,也应不似旧封疆。"诗作者借土地测量为题,把对南宋政权丧权辱国的愤懑之情淋漓尽致地表达了出来。
  无独有偶,南宋偏安江南百年后,有士人借土地经界为题作词一首,直接抨击皇朝。词曰:“过江南,泥墙粉壁,右俱在前。述何县何乡里,住何人地,佃何人田?气象萧杀,生灵憔悴,经界从来未必然。惟问甚?为官为己,不把人怜。思量几许山川,况土地分张又百年。四蜀巉岩,云迷鸟道。两淮清野,日警狼烟。宰相弄权,奸人罔上,谁念?干戈末息,肩掌大地,何须经理万取千。"
  以上两首诗词都是借土地测量为题抨击朝政,为避杀身之祸,作者末敢留下姓名。
  有的土地测量诗词,则从正面评论和赞赏土地测量。明洪武元年(1368年),明太祖派周铸等164人往浙西核实田亩,编造鱼鳞册籍,以清理田赋。其中有济宁郡人成彦明和黄万里两人。他们两人于事成还乡时,请求当地名士杨维贞文字。杨对土地测量、编造鱼鳞图册大加赞赏,写道:“父老咸喜清明果决,竿尺有准,版帐不欺。。。。。”并采民谣为诗一首:“天子龙飞定两都,山川草木尽昭苏。三吴履亩难为籍,四海均田喜有图。”于是,鱼鳞图又有“田间竿尺图”的别称。
  历代土地测量也都有一些弊端。有的土地图册不准,粮赋加重;有的官吏为邀功媚上,采取缩小弓尺的办法增加粮赋。因此,有些土地测量诗歌是以嘲讽、戏谑的笔法出现的。清代同治年间,吴县冯桂芬的《致姚衡堂书》写道:“。。。。。清丈之为弊蔽,前人备言之……明江陵清粮时,士有诗云:‘量尽山田与水田,止余沧海与青天。世间哪得闲洲诸,寄语沙鸥莫浪眠。’”诗写得恢谐、俏皮,表现出对土地测量的不满之情。
  如果说以上几首诗词为文人骚客借土地测量为题而发挥的话,那么,有关土地测量的歌谣则应是地道的布衣的田间创作了。《历代食货典》记载了这样一首《最田谣》:“朝炼水田雪,暮量山田月。青山白水人如云,朝暮量田几时歇。尺田寸地须尽量,丝毫增入无留藏。时阳时而欣时康,我民欲报心未央,年年增赋输太仓。安得长风天外起,吹倒昆仑填海水,更出桑田千万里。"诗中记载了当年历经土地测量的情况,是生活实实在在的反映。最后一句表露出创作者对生育、养育自己的故土的热切眷恋之情及对生活寄托的美好愿望,同时展示出田野农夫歌谣创作中的豪迈气概,其气势之盛,为其它土地测量诗词所不及。这首歌谣值得测绘史志一记.




主 办:黑龙江测绘地理信息局教育中心  E-mail: jyzx@hljbsm.gov.cn  联系电话:0451-86675663  传 真:0451-86675657
地 址:哈尔滨市南岗区测绘路32号综合楼4楼  邮 编:150081  黑ICP备05008891号